尋找天堂

  韓國電影《腦海中的橡皮擦》近尾聲時,患上阿茲海默症的女主角帶著點忐忑好奇心情,走進與男主角因搶喝可樂誤會卻結緣的便利商店。此時,鏡頭取代女主
角的目光,窺探每個角落--竟站著不同的陌生人。奇怪的是,陌生人卻看起來很熟悉。有者帶著慈愛眼神,有者淚眼迷濛,卻拉出無限關懷。

  終於,女主角猛然想起,眼前的不就是她最愛的家人朋友嗎?側轉頭,男主角凝重卻仍帶著深情微笑的望著她。剎那間,她記起發病前的一切,所有失憶前的生活點滴衝破閘口似的湧滿腦海,然後淚中帶笑地設問--這裡是天堂嗎?

  這部電影製作不算上乘,劇情也非新鮮,這句話卻像是電力疲乏的時鐘秒針一樣,不斷在思考頻帶上回彈相同的振幅--天堂,天堂,究竟遙遠得要經過身經百煉的積善抑惡,還是近得俯拾可得?

  “一念地狱,一念天堂”,《無間道》裡的喃喃自語,順應劇情的正邪難辨,毫無意外竄升為流行一時的座右銘。那時每個人唸唸有詞,從嚴肅政治惡鬥至光怪陸离的社會景象,凡事無以為解或不太了解的,只要把這句話冠為句點,似乎就能合理解釋人性,並完美昇華為輪迴的規律。

 
 可是到最後,天堂究竟長什麼樣子,究竟是描述瞬間接近高潮的愉悅感,還是死後安然超度的安樂所,沒有多少人能詳述。有人乾脆把天堂直接與快樂溫暖掛勾,
正確但粗糙,惟仍無法把尋覓天堂之路精準勾勒--是否無法逃脫宗教的戒律洗禮,還是單以本身信念的正義就能築構天堂所需的磚瓦?

  朱少麟的《燕
子》對天堂有另一番詮釋--天堂之美是有缺陷的,完美的天堂不是天堂;而人也是有缺陷,正因為我們有缺陷才能感受天堂。初嚼此文,就陷入雞生蛋生雞般的邏
輯陷阱,久久無法找到出路。心中糾結不斷纏繞:缺陷與天堂是絕對對立,為何有缺陷的才是天堂?這豈非玷汙天堂的完美?

  後來換個角度:如果天堂是“有容乃大”,完美是好壞的圓餅總合,缺陷自然就是理所當然的元素。換句話說,把天堂當作一塊白板,即使有了汙點,它仍是天堂。不同的是,有了這個汙點,才更讓人知覺敏感度提高,並珍惜其餘白色的部份。
  這是顛覆傳統的詮釋,卻完整得讓人無法否認!

  這是否拉低跨進天堂的門檻並不得知,只是當這永遠的安身地塗上人性的色彩時,相信許多人會活得更自在愜意。

 
 可惜的是,世人總會犯賤,總有太多理由與邪念妥協而知錯犯錯,一邊思慮積極尋找天堂的牌匾,另一廂卻任意讓行為汙點蔓延,非要等到塗抹大片汙點後,才願
意重新放大餘下的乳白。或許,這種“置之死地而後生”的過程是必要的,因為人類並無那麼聰明,能夠一眼洞悉最終的幸福。無論是“性善論”或“性惡論”,都
無法否認人生下來是愚昧的,否則歷史的軌跡不會沉悶得如出一轍,社會大同早已媲美天堂榮景了。

  至於我,到現在仍緊密尋找天堂的意義,天堂就好
像喜好惡作劇的變形蟲,偶爾以為已經抓牢了,卻發現原來還有炫麗的尾巴遺留在另一端。或許我已站在邁向天堂的階梯,或許也只是個地獄裡自欺欺人的小鬼。不
過可以確信的是,尋找天堂的同時,可以發現每段生命奇特的意義,每個人尋找天堂背後的動機與理想。當這些成為人生旅途上忙碌的風景時,相信天堂將已在不遠
處招手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尋找天堂

  1. KUAY 說道:

    恭喜這篇刊登在2008年9月28日星洲日報文藝春秋版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