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化方向不應“擇善固執”

  首相納吉再度呼籲國民改變思維,必須接受全球化的世界級觀念及心態。可是,話鋒一轉,卻又憂心反問“國內教育界的人可以接受非大馬人出任校長嗎?”。

  連一國之長的首相對國內種族狹隘觀都無能為力,那一介平民還能爭取什麼呢?

  再對照目前國內大學選舉的紛擾與“阿拉”字眼的爭議,突顯政府對問題衍生點並非無頭緒,只是“知易行難”的無奈。

  國民賦於選票於政府,本來就是希望透過一個公平與強大社會規範機制,讓精英率領社會改革前進,並勇於改變不利社會發展的障礙。可是,國內不公平事件頻生,無論是種族、教育與文化,已經與開國時的立誓展望背離,若再對照全球化趨勢下應有的客觀條件與妥協,除了佇立在城市各角落高樓大廈外,大馬的其餘發展項目可說完全不及格。

  目前,科技進步一日千里,各國紛紛採取自由化措施的潮流下,阻礙金融貨物與人員資訊流通的藩籬逐漸消失,貿易與金融商品於國際間流動的數量因而快速增加。尤其首相上任後不斷對外交流,心得勢必更深遠。

  不過,全球化本來就不只是商業活動的牽動,在自由商業的流通效果後,勢必牽涉十分複雜的政經文化與社會現象。若我國要參與全球化的整合,也必須要儘量化解參與背後所產生的緊張、矛盾與衝突。而並非左手持續拿可樂或手機上網,後手卻持續舉著短劍高呼獨尊的種族主義。

  這種負面的“擇善固執”思維若持續蔓延,整個社會沒有共識,公義與妥協標準失衡,最終嘴里不斷高呼全球化有何用?最終豈不還是自欺欺人的原地踏步--不,應該說在全球國家的前瞻調整下,大馬僅能相對地在全球化浪潮滅頂。

  大馬目前的經濟地位介於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間,因此全球化影響較為複雜。不過,在全球化的浪潮持續將國際與國內市場的界線沖淡下,政府除了必須追求保障國內企業的競爭力外,也必須確保人力思維發展能亦步亦趨。

  尤其政府不斷推出許多經濟振興計劃,對經濟設定宏遠目標,卻忘了背後推動的開明包容思考才是發酵關鍵。就像不斷把馬養胖,卻忽視培養駕馭的開明伯樂,最終這匹馬還不是只能永遠低頭吃草嗎?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時事評論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全球化方向不應“擇善固執”

  1. KUAY 說道:

    這篇刊登在2010年1月27日星洲日報言路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