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港工業掏空的教訓

  台資公司立港工業董事經理掏空所有資產捲款而逃,其他重要執行人員也不知所蹤,導致該公司立即被查封,寫下近年來馬股上市公司最大醜聞,也再度讓大馬交易所監管制度亮紅燈。
 
  雖然大馬交易所近年不斷加強改革,試圖去蕪存菁來挽救國內外投資者信心,以免投資地雷橫生,繼而嚇退整個資本市場運作。可惜上述案件卻輕易打破交易所好不容易建立的威信,姑且不論掏空資產是否精心策劃,能順利逃過交易所佈下的警戒網,就已經讓人懷疑制衡機構是否形同虛設。
 
  先看回立港工業營運表現。這家公司主要是透過“台灣訂單,大馬生產”方式,將可拆卸家具產品出口至歐美市場。截至去年12月31日止財政年首9個月,淨利雖按年增長超過100%至950萬令吉,惟相比其他新興工業類型,獲利穩定卻鮮有驚喜。
 
  講得殘酷點,只差沒冠上“夕陽工業”稱號。
 
  雖然這家公司早幾年計劃調整營運方向,從歐美重心分散至亞洲新興國家,不過家具產品近幾年已經由中國業者橫霸天下,無論是價格或設計款式,競爭力可說傲視全球。就算我國生產成本低於台灣,惟“大馬生產”的加工利好魔咒已失效,因此若銷量無法回彈,加上原料價格高漲,以賺幅有限的營運模式,業務經營難免雪上加霜。
 
  另外,翻開該公司債務7千300萬令吉,再對比每年獲利紀錄,負債比早已超越100倍。就算扣除利息與營運成本不算,償債能力根本有限。
 
  因此,大馬交易所為何能“網開一面”忽略這種營運危機,加上股東為何對這些高債務視而不見,令人好奇。
 
  同時,該公司股價在前5天已經異常波動,股價甚至狂瀉逼近跌停板水平,可是交易所遲至昨天才發布股價異常波動訊號,就算馬股近期波動異常,惟這類平常交投淡靜的小型股價激烈仍不可視為“與馬股走勢一致”,交易所的粗心可見一斑。
  其實,公司上市後雖然看起來搭起董事會至股東大會等結構,上市要求的審計程序似乎也一應俱全。但在實際工作中,這些決策仍可能有偏差,尤其家族企業常有經營管理權力失控現象,加上立港工業的業務性質已危在旦夕,股東與交易所都能忽略,可見大馬整體投資知識仍然不及格。
 
  雖然少數企業領導人權力失控現象亟待根治,不過制度失效的背後,肯定是部份監管人員執行失策。金融自由化方向並沒有錯誤,但開放設立的浮濫、金融監管的鬆散,將種下連環弊端的根源。
 
  其實,監管法令多如牛毛,交易所也賦予許多管理權限,但何以未能防杜弊端?或許,這可延伸至政府對其他國內事務處理的態度。不同的是,這次可能波及外資,也間接讓大馬企業營運前景在吸資方面蒙上陰影。
 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時事評論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1 Response to 立港工業掏空的教訓

  1. KUAY 說道:

    這篇刊登在2010年6月2日星洲日報言路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