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如果這樣回不了頭

啟程時打卡。意料之中,沒多久祝福與羨慕留言滿滿。

意大利與法國16天行,任誰看來都是個極度美好的旅程。是該帶著他們高度期盼的興奮飛往吧,心想(還是飛往另一個世界?)。

喃喃地自我催眠,沒事的沒事的;但左心房掩飾不住那股忐忑,撲通撲通地敲出連串不祥的節奏,彷彿吟唱著壯士斷臂的輓歌。

心裡狠狠暗罵自己,真不該高估膽量,否則此刻就不會如此焦慮沉痛。任憑如何自我安慰,心底翻滾的不安始終無法撫平。

事情追溯回一個月前。某個好朋友相約吃飯,東拉西扯聊得盡興時,她突然提到某個篤信的算命師傅預言,農曆5月可能又有空難,地點還會在東南亞。當時還開玩笑說,剛好那時從巴黎飛回來,該不會這麼幸運吧,那得趕緊要加保才行。

原以為當下故作輕鬆,惴惴也就會跟隨消化,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,這段預言如影隨形,鬼影憧憧浮沉在腦海。甚至每晚休息時,原本會反思當日與祈禱明天的習慣,思緒卻總會受到召喚,最終飄到那架踪跡成謎的飛機,彷彿要給世人再次呈獻措手不及的離別宴。

那時,驚醒總在午夜夢迴,惶惶地有點不知身在何處。看著窗外月光,竟突然莫名傷感起來。

總算記起了夢中的不堪。

那遺世離去的深刻孤單。

恰逢那時公司舉辦羽毛球比賽,練習頻率增加,朋友還打趣說應該是精力消耗太多,細胞不斷熾熱燃燒,才導致身體機能失調。當下自己還阿Q附和,孰不知那股對預言畏懼的隱隱愁苦,幾乎快摧毀多年來建構的理智高塔。

這才發現,內心還有這“被成長”而埋藏的膽怯。

身為家中老大,從小習慣所有事情都要扛得起外,還必須扛得威武。就算有時心虛晃動,卻總有一把好強剛烈的聲音恰好出現,鼓動著那自信缺乏的身軀往前衝。

神奇的是,許多挑戰總在那半勇半怯的模糊狀態下跨過,而達標後的成就感,自然就轉化成一股自信。久而久之,竟灌溉成一片優越感,逐漸漠視虛無,只顧朝擁有補強。

一切都是假象。

雖然,每天臨睡前還是會有“生命隨時終結”的假設思辨,但當生活開始順遂無波,對這個命題自然也訓練出一套天真的SOP應對系統,並以為自己早已做好準備隨時離世,甚至還多番嘲笑朋友看不開。沒想到一旦這個假設兌現,真實得彷彿就貼近在你的下一口呼吸時,這才知道,原來心中還揪著對許多人世間的留戀啊!

不捨中有不甘心,不甘心有不得已。想想還有完全盡孝的父母,想想還在等著自己的未知另一半;想想過去瘋狂卻漂亮綻放的回憶,想想未來還有許多壯麗驚嘆的風景。

想想,原來多久沒有好好注視自己,連可憐自己的哭泣也早已無力。

終於,這次的旅行,我發現自己還是過渡體,一個還未完全蛻變成最終期盼穩重的成熟體。一次遠行,一個假設,就把現有自以為滿足的狀態擊碎。

是不幸,也算慶幸,這樣亡羊補牢的梳理,至少還來得及記下遺言,總好過那些連告別都匆忙得錯愕的失踪客。

在空難成災的時代,飛行彷彿成了做禮拜,讓自己在一個控制能力範圍以外的狀態下,能更透徹地懺悔與感恩。尤其氣流稍顛簸,不僅能清楚偵測到心跳血壓與細胞韌性,所有愛恨功過回憶會更無限放大,在那距離天空最近的地方,來一次狠狠卻誠實的審判。

我感恩,一直狠狠為愛勇敢付出,也擁抱了許多無價無私的愛。如果就這樣回不了頭,今生,已值得。

2015-06-16 17.54.17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旅遊手記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