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名字

20170121_094129

Asakawasang。”教練說。

“ WhatCan you speak again? ” 我問。

“ A-Sa-Ka-Wa Sang! ” 教練把嘴開得更大,緩緩費勁地吐出五個音,我彷彿看見空氣也砌成字形。

那是在日本一個名叫 “ Kannabe ” 的雪山上,日籍滑雪教練見我在雪地上寫下中文名時,脫口說出我名字的日文發音。

我喃喃念了幾次,覺得挺好玩,並趕緊用手機錄下發音。

“ 你好像早晨的河,亮晶晶地流。 ” 他突然舉起左手,口吐著霧,說著不流轉的英語,然後手緩緩彎下,45度朝胸口畫出一個蜿蜒曲線。 “ 朝氣,帶給人希望。陽光折射時,你的生命也跟隨發光。 ”

我望著他,怔了。30多年,每天形影不離的名字,今日竟然在一個北緯國度的零下寒冬陌生人嘴裡,隨雪花結晶成新的意義。

對於名字,我曾想過無數可能性。中間 “ 朝 ” 字按族譜發音為 “ Chao ” ,最貼切的形容來自一個朋友——朝著夢想的那一條河。從此,夢想成了一個坐標,不隨著學校畢業或工作挫敗而墜落;而我成了一條汲汲營營的水流,潺潺時不忘反思:別辜負初衷,對不住立願。

至於夢想是啥?從原先芸芸的明確職業,隨著年歲增長,已去蕪存菁成一種善念。反正能幫到人,帶給別人希望,就是這條河的使命。

所以,日籍教練的比喻,同樣看似河,本質卻已不同——早晨的河,不需要特意追逐夢想,只須順著本性而流,自然就能散發力量,給人溫暖。

那天雪山氣候特別冷,雪花紛飛如雨滴,身體早已傷風抱恙上山,鼻涕早流不止。但我彷彿在那片茫然的雪地裡賦予新名字,一股溫暖的新生命孕育在厚實的滑雪裝內,激動不已。

關於名字, “ Kannabe ” 也讓我有幻想。話說,這趟出訪日本實屬意外之旅。日本環球影城邀約,蘋果旅遊搭橋,外加日本鐵道公司JR集團協辦,讓我有機會搭乘高速火車,從大阪經過福知山再抵達Kannabe

出發前上網先查一下,竟找不到太多相關中文資料,連英文網站介紹也不多。翻了5頁,勉強看見幾個中文翻譯,也都不一致。神辺駅、辺町、神鍋高原等,重疊出現的“神”與“辺”,都有著虛無縹緲的意境,一種專屬冬季大雪覆蓋村莊的神秘莊嚴。

這個位於兵庫縣豐崗市的小鎮,抵達時果然是大雪壓境。走進民宿時,慶幸地爐火早已把屋外的寒冷隔成另一個世界。民宿主人熱情地教導我們捶打麻糬,招待新鮮上好的螃蟹,讓我們伴著火鍋喝清甜的酒,屋內的熱情彷彿膨脹成太陽,化解了整個雪鄉夜晚的黑茫。

在公眾澡堂洗完澡,穿上日式浴衣,躺在榻榻米上,把腳伸進去方桌下的暖爐,聽著窗外呼嘯的風聲,本應是幸福睡去。但那一晚我輾轉難眠,莫名想像有個雪女穿越白牆,呼喚我的名字,吸走我的靈魂,將我封鎖在深山的某個小洞穴,豢養著那源源不絕的落雪。

“ 我是地上的河,並非天上的雪。雖然都是與水同源,但絕不同流合污。 ” 我怪念祈禱著,想像自己若葬成了Kannabe的雪,可是冤了祖先取名的用意。

第二天起床自然沒事。但從此不管中文名為何,Kannabe化成了神秘的音節,烙印成這趟日本旅行最奇情旖旎的名字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旅遊手記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