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墮落之城

PhotoCap_040

初到阿姆斯特丹,發現空氣不太對勁。

“ 你沒聞到嗎? ” 我問。

“ 有問題嗎? ” 朋友回問。

“ 一種不屬於城市的味道。 ” 我說,“不是臭味,但有種詭異的不搭。”

後來才知道,那是大麻。

從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走到水壩廣場,5分鐘腳程,就彷彿吸了5克大麻。無論是街道旁的小酒館或餐廳,路邊的欄杆或廣場上的階梯,處處都有叨著煙的 “ 麻克 ” 。他們放肆地吞雲吐霧,抖煙動作毫不遮掩,彷彿這樣做,才算是對低窪之國最好的敬禮。

我記不太住他們哈麻的表情,只因那狀態不太自然,五官彷彿聚攏往上飛,有種不屬於這世界的飄忽快樂。

雖然如此,我。想。體。驗。

“ 幹嘛沒事想抽大麻? ” 朋友語氣明顯不悅。

“ 入鄉隨俗啊!況且在這裡合法。 ” 我理直氣壯回答。

“ 穿木屐住船屋就算入鄉隨俗啦,為何碰這種危險的東西? ” 朋友面露慍色。

“ 拜託,實驗證實香煙比大麻更毒啊!大麻只是麻醉藥,又不是海洛英之類,一次半次怎麼會有傷害? ” 有種不甘大麻被妖魔化的委屈,我繼續強辯。

最後,還是抵受不住朋友的“  好言相勸 ” ,折衷買了一支大麻冰淇淋,邊走邊吃。吃完,沒有飄飄然,也沒有想像中快樂,就只有一種辣刺感,在舌頭上短暫停留。

雖然感受不到大麻的直接衝擊,但阿姆斯特丹依舊帶給我某種逍遙解放。走到紅燈區,看到櫥窗內站著只穿內衣褲的女人,霓虹燈下各個千姿百媚,赤裸裸的火辣挑逗,差點讓人 “ 寸 ” 步難行。

走了不久,看著前方有個類似賭場的奢華裝潢建築圍著一群人,好奇湊熱鬧,發現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小房間,旁邊盡是各種色情女郎的海報,人群喧鬧著排隊。

我也跟著排隊。輪到我時,打開門進入小包廂,有個熒幕與投幣口。我掏出2歐元,熒幕頓時明亮打開,眼前是一張緩慢旋轉的大圓床,兩個男女正激烈地做愛。

說做愛已是客氣。雖然他們每隔20秒就變換不同姿勢,但從臉上的冷淡表情來看,這真是名副其實的性交。沒有愛,純粹工作需要。

我看著他們激烈搏鬥,再抬頭看看四周——噢,牆壁上原來還有其他小熒幕,看官都圍在這八角形的特製房內,用2歐元來兌換偷窺的興奮。

“ 咻 ” ,2分鐘到,熒幕關上。我出來後氣不喘臉不紅,只是突發奇想:建築工人與打真軍男優,究竟哪個付出的勞力與回酬較合理?男優看似能享受免費性愛,但在眾目睽睽的房間進行,外加要不斷變換姿勢與維持最低標準時間的壓力,能不提早陽痿已算萬幸。

啊,還沒算上吃壯陽藥的身體耗損呢——別告訴我這些都是天賦異禀的種馬。咳咳,同為男人,我當然不會承認。

大麻味依然濃濃飄散在這不夜城。我望著燈紅酒綠的街道,腦海盡是各種墮落挑逗的字眼,突然發現愛上了這座城市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旅遊手記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