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驚弓之鳥

20160904_103227.jpg

“ 你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? ”

剛從車廂洗手間走出來,就聽到身後有把溫和中不失嚴肅的盤查聲。轉身望去,兩名衣裝筆挺身材魁偉的警察,正對著某個座位的乘客問話。

只見四名披著穆斯林傳統黑紗的女人,畏縮地在座位上,用全身只露出的雙眼驚慌互望,不敢答話。兩名警察見用英語沒回應,彼此竊竊私語一陣後,改用德文再度發問。

這時,坐在靠走廊的其中一名穆斯林女人竟回應。儘管語氣明顯藏著恐懼,但至少能破冰溝通,順利地與兩位警察比手劃腳解釋起來。

我聽不懂德文,不知道穆斯林女人表達的內容,但從她的肢體語言與臉上表情判斷——儘管只是區區露出的雙眼訊息——她們是來慕尼黑探望朋友後,準備搭車回家。她說著流利的德文,似乎不像外國人;半珦後,兩名警察臉上原本莊嚴的線條也逐漸柔和,轉而微笑向她們道歉。

我走回座位,與澳門的朋友分享所見。

“ 唉,冇辦法,鬼叫 IS 咁猖狂咩! ” 他說。

我無奈聳肩,轉頭望向窗外,還未開動的火車外皆是滿滿人群。這個擁有177年歷史的盡頭式車站,是目前德國使用最頻繁的火車總站,日均45萬人次的旅客發送量,相等於八打靈再也或蕉賴的人口。一旦有任何恐怖襲擊活動,不說自殺式炸彈,單是用大卡車衝入,碾死的肯定不下百人。

這也難怪慕尼黑警察的戒心。2016年跨年時有確切情報證實,哈里發國策劃在這發動恐怖攻擊,逼使警察當夜在火車站與廣場疏散人群。慶幸地,如臨大敵的嚴正態度贖來全城的安全,但從此恐襲威脅鬼影憧憧,飄散在任何與穆斯林沾邊的事物。

或許,這隱隱作祟的戒備,是我無法喜歡上慕尼黑的原因。

回想這幾天的經歷,心情彷彿像極了那變幻無常的天氣。9月初理應還算夏天,但不知怎麼入夜後的氣溫能瞬間跌破10度。原本精心搭配的歐式休閒風與薄外套,外加一副抗UV墨鏡,為的是帥勁白天的整個瑪利亞廣場;沒想到晚上冷風一襲,光鮮亮麗瞬間黯淡,連走路也立馬龜縮成頭也抬不了的窩囊。

但我絕對不是最慘的。抖擻走回飯店的路上,經過的商店前都有不少人蹲著。不經意瞥一眼,才發現他們全都扛著一包包家當,狼狽地堆一起禦寒,不知所措。

這才想起阿拉伯之春爆發後,德國是接收中東地區大批難民潮的最大國家。由於收容難民的人數不斷增加,導致德國境內有不少右派民粹聲音批評,指責德國總理再這樣“慈悲”下去,遲早會搞垮國家的經濟與安全。

我不懂為何這些這些難民會流落街頭,也不想去了解最初善意與最後執行方案的落差。細雨寒風之夜,容不得我停下腳步去思考深澀的社會問題。不過,那些難民臉上的悲容愁態,還有火車上穆斯林女人驚慌的雙眼,烙印成了我對慕尼黑的最終印象。

但願,這座城市能不再像驚弓之鳥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旅遊手記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