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Murder on the Orient Express

murder-on-the-orient-express-poster-cast

好看的推理片要有兩大要素——高懸疑的劇本,偵探版的導演。

後者尤其更重要。

若劇本懸念高,故事推理嚴密,卻碰上一個技法平庸、毫無邏輯感的導演,猶如將絕世秘訣的食譜交到平凡人手上。就算加入上等魚翅鮑魚,過程再怎樣火力全開,最終也只能炒出一碟有色無味的菜餚,讓離奇成了離譜。

反之,若劇本懸念低情節弱,但導演偵探感十足,懂得借助各種技術補強,那就算只是擁有豬肉白飯等普通材料,也能捧出一碗讓人回味的黯然銷魂飯。

對我而言,2017年版的《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》故事質量不容置疑,劇本改編好,導演 ‎Kenneth Branagh更像偵探上身一樣(事實上他真的出演主角偵探一角),將經典小說依據現代觀點更改後,再透過獨有的鏡頭感與剪接節奏,成就了一部近幾年來好看的偵探片。

要知道,改編經典小說很難。尤其要改編自1934年的這本經典小說改編,裡頭的社會氛圍、遣詞用字到法律情理等,幾乎與現代視角相差太多,如何沿用與取捨角色與情節,是大挑戰。

但比起改編經典小說更難的是——超越經典小說改編的經典電影。

murder-on-the-orient-express-df-07344-rv2-rgb-14957424296531280wjpg

扣除今年的《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》,這部經典小說之前已被翻拍過4次。其中3次(2001年美國CBS電視台,2010年英國ITV,2015年日本富士電視台)都是近代版本,因各自改編幅度較大,紛紛遭到小說粉絲唾棄。

只有1974年的電影最受追捧。當年這部集結所有巨星的電影,大部分情節不僅忠於原著,甚至還獲得奧斯卡6項提名,而最後瑞典國寶級女星Ingrid Bergman更成功贏得女配角。

珠玉在前,這是難以超越的經典,相信‎Kenneth Branagh也能理解。因此,在新版本中,他盡量在原著文本中,納入更多現代思維與技法,尤其是在運鏡、調色、美術指導與剪接上下了很多功夫,試圖在小說迷與一般觀眾上平衡兼顧。

我喜歡這次的改編。

先談談電影設計結構(劇透)。一開頭,就看到某個小孩拿著雞蛋不斷奔跑,然後衝進某間被警察護守的房間,交給主角偵探;但他一直對雞蛋不滿意,等到滿意後,再走出去審查一宗偷竊案,並在三個嫌疑犯中,打破表面盲點找到真兇。

這是舊作沒有的情節(舊電影一開始就直接開門見山描繪綁架案的發生)。新作透過這短短不到十分鐘開場,不僅是要建立偵探的性格與價值觀(特愛平衡),而且還是要展現卓越的鏡頭感。

尤其在廣場審判時,每個鏡頭都經過精心設計,從平視的一視同仁、鳥瞰的上帝視角,再到嫌犯的特寫與追逐鏡頭等,導演善用鏡頭語言,將每個細節變成趣味盎然(且暗示性重)。

同時,導演增刪幾個角色之餘(例如新增教授、將醫生與上校合體等),也根據時代因素,納入種族元素,將醫生變成黑人,並與家庭教師談起了原著沒有探討的跨族戀愛(背景時代仍是禁忌)。

在查案到最終揭曉真相時,導演也改編不少情節(包括誰主導策劃),我非小說死忠粉絲,因此對改編包容性大。

只是有一點可討論。若根據原著,最後偵探說了 ” the honour to retire from the case “ 的經典台詞後便結束,意味著在當時依舊有死刑的英國舊社會,作者認為裡頭的殺人犯既然都已體會到心裡煎熬,因此才會讓偵探對此案是否要報警一事看得豁然。

不過在新作中,最終偵探的報警決定過程(賣個關子)有點太過刻意,也顯得說教,在這之前還加入了醫生試圖槍殺偵探情節。這或許是為了商業戲劇元素考量,惟我認為這樣的畫風突變有點小怪,感覺破壞了電影之前好不容易建立的華貴優質感。

但電影還不至於是處理得虎頭蛇尾,充其量只是導演力圖革新的嘗試,效果見仁見智。

話說,我真佩服導演對革新的 ” 貪心 “ ,尤其在鏡頭方面特別講求。為了要營造戲劇張力,也或許是為了建立獨特的 ” 偵探視角 “ ,這部電影刻意與所有前作不同,除了大玩特玩鏡頭,喜歡在限定場景中不停探討切換鏡頭的可能性外,他也不斷向長鏡頭挑戰。

murder-on-the-orient-express-df-02573_r2_rgb_copy_-_h_2017

其中經典一幕是偵探從車站走上東方快車的鏡頭,展現了導演高超的場面調度。從原本在車站穿過人群的右至左動線,之後轉為背影角度,上了車後遇到穿過層層車廂,中間還必須與美國寡婦攀談。

在這幾分鐘鏡頭,除了展現了場景的真實宏大與細膩建構外,也輕鬆地拉開主要人物的出場與車廂的設置格局。設計輕巧,手法也高明。

同時,我還喜歡命案發生後,鏡頭以玻璃鏡視角,層層疊疊折射出每個人的身影,這也透露著偵探當時心態的懷疑與不安。

另外,偵探因為苦惱無法找出真兇,對著愛人照片說心事時,隨後他望著窗外,鏡頭隨著他的視線,跟著天上的落雪從上往下帶;沒想到第二天他看見曙光,約了真兇在某車廂見面時,這時鏡頭由下往上帶。

有人對這兩組鏡頭不明就裡,但我認為導演是想透過它們來表達失望(上而下)與燃起希望(下而上)的情緒。儘管有點刻意,但至少我是喜歡的。

若真要挑剔,或許在剪接與情節鋪陳上還是不夠緊密流暢,有時細節說得粗糙,劇情推演進度太快,少了更多咀嚼推理的沉著。

不過,演員陣容太華麗,而且每個人都是硬底子,所以舉手投足都狠勁十足,深怕被其他人氣場比下去,所以單看大家卯足全力的演出火花就值回票價。

自導自演的Kenneth Branagh非常入格,尤其嘴巴頂著那可笑的大鬍子(這算是最貼近原著的設定),大部分時候只能靠眼神來演戲,不容易。但我還是最喜歡Judi Dench與Michelle Pfeiffer,尤其後者情緒轉折大,發揮卻自然有魅力。

突然想起《mother!》。Michelle Pfeiffer在兩部電影展現不同風貌,依舊展現熊熊的演技能量,私心希望奧斯卡明年給她一個女配角提名。

希望《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》票房大賣,這樣除了能看到其他系列故事翻拍外,至少也可彌補《Sherlock Holmes》系列停拍的遺憾。目前來看,Kenneth Branagh至少消化推理故事的水平不比Guy Ritchie遜色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影評 並標籤為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