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消失

風很狂,外加近冰點的溫度,讓風速削成片,割得滿臉凍紅。

小弟站在旁,發著抖,共同讚歎著十二門徒的宏偉景色。爸媽雖裹了幾層衣,圍巾緊纏著頸,惟仍無法忍受這南澳初春的寒冷,早早折返回訪客中心取暖。

寒風侵肌果然還是值得,我暗忖。

不到24小時再度重遊,只為了感受大自然日夜迴異的鬼斧神工。別人或許會笑我們傻,我卻只能聳肩暗笑——那是因為你還沒看過十二門徒的壯麗啊!

話說,前一天我們順著蜿蜒沿海的大洋路開車。春寒料峭,雨絲不間斷飄落,加上一路上無止境的速限,讓我們只能停停走走,無法疾駛。

也好。200多公里的大洋路,每段都有不同的迷人面。有時穿過矮叢,發現袋鼠就躲在裡頭棲息;有時轉個山崖,彩虹與霓虹就妥妥地掛在海面,害我們得硬生生停車拍照。

等到抵達十二門徒時,早已是夕暮昏黃的傍晚。

由於隔日行程未安排,可能會開往另一條山路回墨爾本,深怕就此錯過十二門徒的景色,因此不管已屆殘陽晚霞,父母興致缺缺,仍與弟弟趕緊衝去兩三百公尺遠的瞭望台,好滿足對這個零負評風景區的好奇心。

抵達瞭望台時,渾身直抖索。颱風般的強風,讓眼睛也差點睜不開。勉強的視線中,只見夕陽餘輝下,披著澄澄霞光的七塊岩石剪影。有的魁偉,有的佝僂,卻都有一種莫名堅挺,在斜風巨浪下。

逆風中,海鳥飛嗨了,用幾轉高難度的曲線收服暮色。浪聲拍得更響,幾個遊客不畏凍地開心自拍。我站在那裡,決定隔日再來。

20170906_175937

當晚,我們在淳樸的瓦南布爾小鎮過夜,吃著酒店旁的泰國餐廳,稍微滿足父母的思鄉情。第二天先到附近的火山湖野生公園走走,與鴯鶓與袋鼠共樂後,再度驅車前往十二門徒。

天色依舊不佳,時晴時陰,車鏡斷續爬著小水滴。媽媽在後座祈禱,奇蹟莫名出現。在十二門徒下車時,雨點退場,艷陽傲然接班。

當再度站在這片石灰岩懸崖時,有種失而復得的慶幸。天高雲淡,疾風仍囂,崖上綠草野花搶艷,腳下的印度洋層層翻起丈高浪。

我從東望到西,想像著原本的12尊被海浪侵蝕而成的奇異石座,歷經千年佇立、飽受南冰洋風暴腐蝕,最終只剩下虔誠的7座,各自挺著30至40米高的身軀,聳立在這海岸線,替坍塌消失的5座撐著“十二”的盛名。

20170907_132236

望著眼前洶湧的印度洋,腦海突然閃過那一架失聯的飛機。幾年過去,當年的悲劇早已幻化成某種神話,相傳成亂世下的寥寥耳語。

只剩下家屬,依舊相信機上的人還活著的執念。

從未消失。從古至今,只要有信念,有著浪漫情懷,一切都會還在。

我望著海平線,一片延伸至南極的海。從某個程度的地理意義來說,腳踩之處也算是天涯海角。站在這裡用力祈禱,願望是不是都會有天長地久的加持呢?

胡思亂想著,狂風中聽見弟弟呼喚回車。坐上車後,爸爸拿出手機,開心秀出與媽媽在另一處與野生袋鼠不期而遇的合照。我望著手機,照片中他們眉飛色舞,有種超出我認知的暢懷,竟封成了我至今不消退的回憶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旅遊手記 並標籤為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