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子眼疾》影评:《US》

拍電影與變魔術很相似,兩者都會透過一些神乎其技的花招,端出眼花繚亂的精彩表演,讓觀眾目眩神迷。

不同的是,魔術不需要解開真相,只需在舞台上完成表演,收穫台下的驚嘆與掌聲,就能功成身退;電影則不同,若只注重表演形式,佈下了許多以偽亂真的伎倆,卻沒法一一合理拆解,那最終只能淪為與魔術同溫層的娛樂品,而不能升格成更有價值的藝術品。

對我來說,《Us》有種魔術以上,藝術未滿的尷尬狀態。

到最後五分鐘為止,《Us》可說是執行完整度非常高的驚悚電影。所謂的完整度,從創意發想到電影名字,從劇本結構到分鏡圖,從場景到道具,甚至是從演員特質到舉手投足的細節等,都試圖站在比《Get Out》更遼闊的制高點,以全盤角度來打造一部言之有物的驚悚片。

這部片的確做到擲地有聲。80年代越戰後氛圍,融合聖經與天使數字的訊息,隱晦的種族分層意識,再到複製人失敗的科學實驗,短短的10分鐘開場,從電視機切到遊樂場,像是毫無相關的接續畫面,實則是暗藏著蒙太奇的對比訊息,讓觀眾見識到導演不只是要敘說一部驚悚電影,而是希望能涵蓋時事、種族、心理學及生物學等多種議題的劇情片。

從女主角一開始的遭遇,再到遇到複製人時的害怕,最終為了拯救孩子而使出的大復仇,這段過程中,懸疑與驚悚的元素相輔相成。電影迷離難辨的氛圍,瘋狂中不失寓意,成功牽引著觀眾的好奇心。

最厲害的是,故事的娛樂元素設計得到位,懂得巧妙地融入劇情細節,才讓原本是驚悚片慣用的伎倆,自動化為電影散發的情緒汁液,變得不刻意之餘,還成了裡頭荒謬的各種合理化舉動。

扣除剪刀的象徵式意義外,爸爸的追逐戰,女兒的奔跑廝殺,兒子的玩火把戲等,若剪開後放在其他驚悚電影,其實一點也不違和。可貴的是,導演Jordan Haworth Peele對商業元素拿捏得爐火純青。

自從《Get Out》好評如潮後,他更確定自己的驚悚電影定調,即透過一種詭異的“魔術氛圍“,把底牌留在最後的結局,如此就能讓所有尋常的生活片段蒙上一層霧。那就算是一般的商業設計橋段,看起來也比別人多升了幾級。

所以,無論是剛開場莫名安逸卻有股茫然的情緒,到進入片頭字幕時,對著白兔實驗籠子慢慢拉闊的鏡頭,配上多人重唱的詭異配樂(暗示了怪異複製人的節奏),這些都凸顯了導演高人一等的調度能力。

而電影中隱藏的許多謎團,若收尾安排得好的話,那這部片肯定會成為名流千古的新式驚悚片範例。只可惜,最後一個鏡頭對我而言處理得不好,即女主角轉頭對兒子笑的鏡頭——若她只是凝望兒子卻不笑的話,留下更隱晦的暗示的話,那之前所有懸而未決的問題,才有了更開放式的想像。

在觀影中產生的問題包括,複製人是如何通過重重的地下道,走上地面的?如果複製人是根據地面人的行為而活,那當中破格的“革命“因素為何?從小被抓走的女主角,被解綁後應該不會仿照複製人的生活才是,那她之後為何還必須依據被掉包的行為而活?

最大的問題是,重重往下延伸的地下室設計,深度已經是超越那個年代的設計想像,而手扶梯竟然還能操作,這完全是睡夢中才會發生的事。

而在片尾中,翻閱層層森林俯瞰的畫面,其實看起來就像腦袋的多重皺折,所以若電影暗地裡要講述的是對應青春期人格或暗黑潛意識的議題,我反倒覺得上述不真實的場景與劇情都能成立。

可惜,最後一個畫面,篤定了導演只是想鎖定在複製人的議題,安排前面那麼多的符號假設,到最後卻只是對應這個焦點。這個焦點卻也成了邏輯上最大的失誤,即那個笑容只是透露了女主角的複製人身份,少了更多人格分裂之類的推測。

這種封閉式的處理,讓電影的真實度立即瓦解,導致電影成了一部能催化腎上腺素的娛樂片,卻無法打造成從氛圍、邏輯到寓意都一脈相承的藝術片。

無論如何,導演的電影掌控技能仍精彩,鏡頭與配樂依舊出色。尤其是前者,幾乎每個分鏡都隱藏著複製人的訊息,而女主角最後與複製人打鬥那段,無論是畫面或帶出來的科學與行為模式反思訊息最強烈。

演員更不用說,Lupita Nyong’o有望入圍明年各大影展的女主角獎項。但少了邏輯的擲地有聲支撐,讓裡頭各種行為淪為虛有其表的行為藝術表現,算是這部精彩電影的最大遺憾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影評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