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好風景

前往頭城休閒農場的路上,經過一片海。

灰白雲層,將整個海岸線映成冷色調。偶有幾束陽光從天穿透,但落在高濕度的海面上,也模糊成一片霧氣。

今天的海浪有點脾氣,在海岸線上任性著各種姿勢。稍不留心,絕對不會發現在石礁上,安靜地站著各種釣魚客。

他們零星垂釣,各自為政;一看就知道,一時半刻絕不會放軟身軀,直到釣竿有動靜。

望著各人的專注模樣,我嘴角一彎——這不就是大家這幾天的創作狀態嗎?

釣生活。釣題材。釣靈感。

在面對創作時,大家彷彿成了一座孤島,隔著一小片海,安靜地互不打擾。

我喜歡看每個人釣靈感的過程。在當下,大家彷彿都卸下武裝,退回了最有安全感的姿勢。

有人多喝水,期盼H20能化成衝擊腦細胞的小分子,只求靈光乍現。

有人咬手指,彷彿是場跳乩的儀式,只求文昌星上身,下筆如有神。

有人邊寫邊哼歌,有人躁動得四處亂走;有人一動不動得彷彿沒了呼吸,有人卻慌將眉頭皺成了一條山谷窄軌。

萬般姿態,只為了垂釣更美麗的靈感;這追尋的過程,可能滿載而歸,也可能一無所有。但身為垂釣者,在創作的路上,注定孤獨地,自由地,執意地追求。

但只要魚竿晃動,釣起靈感一尾,那時手指輕了,連呼吸都會陶醉。

站多久,都值了。

這是我愛看的的風景。當然,還包括台灣濃濃的人情味。

在社會打滾幾年,早已深知不是所有相逢都是美麗,所以在交新朋友方面,總會不自覺維持著安全距離的密度。

但這幾天的萍水相逢,卻讓人感受到一種久違的溫暖,一種讓人不自覺卸下防備的初心。

有種原始純粹的遼闊感,在每日熱情接待的新朋友中。無論是到哪個地方出任務,或大夥無聊閒時打屁,都有歡笑陪伴。

每個人都願意打開心扉。在認識對方時,也都在自我了解;這些都化成隱隱的摩斯密碼,重新在試探心靈水流。

我每天都在啜飲著濃濃的人情味,一種不真實得讓人想捏臉皮的幸福。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氣,我何德何能,竟可天天享有。

雖然短暫,足矣。除了反复感恩,我早已想不出更好的回饋。

都是好風景。記2018年美好的夏末初秋。

廣告
張貼在 旅遊手記 | 發表留言

與時代拔河

20181112_141914

吳鴻銘的命運與養殖的鮑魚有點像,不約而同地,卡在時代的轉型中。

先說說鮑魚業好了。

客套點,這是個高價值經濟的產業。隨便上一家餐館,一顆鮑魚的市價,絕對會讓已分泌的唾液在看到標價後,硬生生又默默回吞。

難聽點,這是沒人要接手的夕陽產業。作為全台灣最大的鮑魚生產區,福隆目前從事鮑魚養殖業的勞動人口,平均年齡都在60歲以上。台灣的鄉下少年郎啊,個個都嚮往炫目摩登的都市生活,每個人離開小鎮後,轉身就成了陌生過客。

怪不得他們,誰叫個個鮑魚公主都難搞。

20181112_142023

照顧她們要無微不至,早晚貼心呵護還不夠,最怕是經不起老天變臉;任何一個異動,風浪稍微兇,身矜肉貴的鮑魚,都會驚慌失措。就算不被石頭壓死,也會被自個兒的心臟凌遲。

每位都有公主病,天天都是鬼門關。能僥倖活到兩年,已是人間的七八十歲。這份好不容易,豈能沒有抬高身價的道理?

但作為吳鴻銘的仁和鮑魚,命又更苦些。

身為良心事業,這裡採取直接跟大海連接的養殖方式,水門如城門,跨入養殖的城區內就猶如高尚住宅區。吃住上等,住的每塊石頭都經過精心挑選,而且彷如大理石打造,一堆一砌像是凡爾賽宮,讓每位鮑魚小姐都能在白天安穩地躲在宮中修養,待深夜時分,才懶洋洋地攜伴出宮,攤在石頭上悠哉吃綠藻賞月光。

這種嬌生慣養的貨色,自然也要配合豪門價才能入口。

只可惜,時不予台鮑。對岸的鮑魚集團被東南亞列為拒絕來往戶後,前幾年改弦易轍,決定轉攻台灣。

20181112_141943

儘管都是俗艷小妞,發育過程早熟,平時又擠在高密度組屋,口感吃起來自然無法與上流社會的黃花閨女相比,但中國牌的抄底低廉價格永遠都是催眠劑,讓大多數食客情願委屈味蕾,也不願傷了荷包。

面對國內外價格競爭,肯付高價的吃貨老饕又日漸稀少。你說,仁和的鮑魚能不心累嗎?

但說起吳鴻銘,上述的委屈似乎不算什麼。

他是個高材生,4年前在高雄醫學大學藥學正苦讀博士學位第五年。但父親一聲要人繼承家業,他就毫不猶豫回家幫忙。原以為只是待個一兩年安頓妥當,就能繼續回校唸書,沒想到一做就離不開;一離開,老家或許就散了。

他有個大哥也在老家,但哥哥沒興趣養殖,只想平淡教書過日子。他看著固執的老爸,嘆了一口氣,只能將自己的醫學夢埋葬,決心好好搞好鮑魚養殖場。

身為門外漢,只能從培育、養殖到行銷都重新學習。這些都還好,苦的是自己並非孫悟空,無法學會分身術。從場內外到行銷,他一人都要穩妥兼顧。再怎麼樣的青壯年,天天日曬雨淋,最終都還是無法倖免,被歲月耗損成一個沉默寡言的黑漢子。

20181112_141821

但他還是沒有埋怨。“能每天跟爸媽吃飯,就是幸福。 ”他說。

不過,對家的依歸還是無法填滿對未來的不安恐懼。吳鴻銘坦承,養殖鮑魚業其實不知道能撐多久。當商機日漸稀釋,體力也無法負擔時,可能就是自己轉身離開的時候。

“可能回去當個上班族吧。”他淡淡地說。隻字不提醫藥的夢;那非一般人隨手可摘的榮譽。

今年是吳鴻銘的第三個本命年。他不多話,認命任勞,孝順愛鄉。

他正努力與時代拔河;可惜的是,時代可能不站在他這邊。

 

張貼在 旅遊手記 | 標記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A Star Is Born》

A-Star-Is-Born-poster-2

我喜歡《A Star Is Born》的燈光設計。像是情緒溫度計,紅藍黃白地說著各種心事。

當Bradley Cooper為了等Lady Gaga而上台唱歌打發時間,舞台上的側光,像是一場神聖的沐浴,讓Lady Gaga種下了情愫。

當Bradley Cooper帶著Lady Gaga走進酒吧,互相第一次攤開心房。吧台橘紅色的燈光,對映著兩人相見恨晚的激動火熱。

當Bradley Cooper臨時邀請Lady Gaga站在舞台演唱「Shallow」時,忐忑走出來的Lady Gaga,投射到是緊張的紅色燈光。直到漸入佳境,情緒鎮定且揮灑自如後,舞台也轉為一種冰鎮效果的深藍色光。

當Lady Gaga去戒酒中心探望Bradley Cooper時,看似自然採光,實際上鏡頭鋪了一層溫暖色系的黃光,體現出兩人在經歷考驗後,決心攜手重新出發的共識。

最後Lady Gaga在舞台上演唱歌曲哀悼Bradley Cooper時,又是回到一種純白無暇的聖光——傾述著對死者從一而終的愛,也呼應著兩人一見鍾情時的初心。

關於《A Star Is Born》,我的喜歡程度沒像看到《Lala Land》時激昂,觸動也不多。但必須承認,它是一部好電影。

扣除一些剪輯上的疑慮(本地電監局究竟下了多少刀不清楚,因此不願先把罪名歸咎在電影),以Bradley Cooper第一次執導的功力來看,熟練之餘又有想法。能將已翻拍幾次的老片仍拍出新意,算是展現了導演的天分。

對1976年的《A Star Is Born》印象模糊,那是10多年前看過的電影。當時年紀還小,印象中除了首首動聽的歌曲外,還有很多情色纏綿的場面。

maxresdefault

故事方面幾乎與新版差不多,都是男主角發掘女主角後,兩人面臨的重重考驗,最終男主角自殺,女主角在舞台上唱歌哀悼。

翻拍故事的結構其實沒什麼好挑剔,幾乎都是照著舊版來拍,充其量只是對白變得更時代感。

我喜歡Bradley Cooper的自覺,懂得把導演與演員的身份分開。許多自導自演的演員有個毛病,就是會把所有最好的燈光與鏡頭留給自己,像是眾星拱月般,搶不到最佳導演也好,至少也要撈個最佳演員才甘心的企圖。

但Bradley Cooper沒有這個問題。2小時的電影,幾乎四分之三的資源他都沒偏心留給自己,反而把大部分主要鏡頭鎖定Lady Gaga,直到最終自己崩潰時,鏡頭才開始貼得比較近。

這種懂得跳脫並顧全大局的態度,值得加分。

配樂與歌曲方面不用再贅述。從現在傳唱度高的情況來看,入圍奧斯卡最佳歌曲及最佳配樂,甚至是最佳音效也不無可能。

p06jyq93

尤其電影裡頭的演唱會情況,是真實演唱會取景,非綠幕結合打造。現場收音與剪接部分不容易處理,但電影裡讓人舒服享受的聽歌環境,證明了音效組的辛苦用心。

還是那句,還沒有看到完整版之前,剪接的問題暫且不談。不過,就算是有些非情色因素而有剪接跳脫的情況,對我來說問題倒不大。尤其在後面部分,跳接的情況頻頻,但不影響劇情論述。

或許,這是導演要暗示的一種意識流,一種男主角思緒開始失控的視角。

我大膽預測,Bradley Cooper與Lady Gaga都可憑這部片提名金球獎音樂類最佳男女主角。

對我而言,兩人外型不襯,尤其Lady Gaga的外型在素顏下,的確有種她在裡頭說的「鼻子太大」的突兀感。但隨著劇情展開,兩人的甜蜜互動能說服到我。雖然比起舊版的纏綿差了許多,但兩人貴在就算沒太多親密動作,彼此的歌聲與眼神都穿透出一種惺惺相惜的愛。

尤其最後Lady Gaga舞台上幾乎唱完歌時,畫面突然切到Bradley Cooper談鋼琴續唱的鏡頭。

嗯。圓滿了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光》

47396441_1139675209523496_737607448507973632_n

我喜歡《光》,最大原因不只是來自真摯誠懇的劇情,更多來自有隱喻的鏡頭語言與燈光設計。

表面上,電影想體現自閉症者的悲情遭遇;實際上,透過攝影與光線,電影反而藉著自閉症者的身影,側寫出現代人在面對困頓生活中的無助與悲涼。

我並非捕風捉影。只要稍微留意,就知道導演在很多鏡頭埋下伏筆。

最明顯的是兄弟主角回家的路。他們回家時總會經過一個斜坡,所以鏡頭常會固定在特定視角。

當弟弟回家時,鏡頭是水平固定的,所以弟弟走路時,畫面上呈現的是原本的斜坡水平,而建築物則是水平視角。

但是,當自閉症的哥哥獨自回家時,鏡頭卻調整成與斜坡同樣的傾斜度。換句話說,哥哥回家時的斜坡路反而看起來變成水平線,而建築物因為鏡頭傾斜的關係,反而成了45度傾斜。

另外,打燈也有許多蛛絲馬跡。

47357583_1139675176190166_9135536992124141568_n

在哥哥單獨出現的畫面,無論是尋找杯子或玻璃碗,燈光都異常絢麗光彩;就連離家出走後獨自一個人流浪時,每個鏡頭依舊彩度飽和且明亮。

反觀,留給弟弟的鏡頭,不是隱晦暗淡,就是蒼涼背影。甚少有漂亮光線的特寫,大部分都是憤怒與焦慮。

看到中段時,就覺得導演的意圖太明顯了——別以為自閉症者很可憐。實際上,他們的世界很單純快樂,而其他能朝九晚五工作的普通人,其實才是這世界最不正常的存在。

這樣的拍攝動機我非常喜歡。關於自閉症的悲傷電影,我們都看得太多。《光》難得能脫離這種創作框架,從自閉症的刻板負面人設中,找到一種清新陽光的書寫角度。

縱然是一種借位的艷羨想像,也是一種帶點浪漫的同理心。關於這點,就足以讓人為電影打下及格分數。

從短片延伸至電影,《光》最叫人驚訝的是敘事依舊流暢,毫無做作。縱然中段部分情節稍顯交代太刻意,與前段的輕快逗趣節奏相比,略顯拖曳,但這並不妨礙觀影中觸動的情緒累積,這可能要歸功導演郭修篆多年來的廣告執導功力。

熟悉本地廣告界的人來說,郭修篆絕對不是個陌生名字。他手下廣告最大的特色,就是能將高技術融入故事內。無論是好玩或認真的題材,他都有獨特看法,懂得讓原先簡單的發想注入許多技術輔助,最終呈現質感與故事性兼顧的成品。

在《光》中,除了上述的鏡頭與光線外,很多地方都還看得出導演的用心。

47388935_1139675192856831_460434173602037760_n

例如,在看似普通的場景設計,其實也隱藏了很多信息量。從主角文光房門口上貼著的許多紙條,房間內的玩具擺放,養魚鐵罐到他出走後的路程,只要你稍加留意,就能發現這是電影裡未曾說出的OS。而恰恰是這些“ 潛語言 ” ,更能生動刻畫出主角另一面的個性。(弟弟自然也有相同刻畫)

在配樂部分,全片也沒像其他大馬電影般,出現頻率多且濫情。就連選來妹妹郭修彧的插曲,一般大馬電影常會以毫無意義的回顧鏡頭來填補,但幸好導演沒有陷入一貫的低級處理,反而透過有寓意的歌詞,順勢開展出下一段鋪陳。

能做到這種節制,電影感就足以加分。

演員部分幾乎不用說,全片所有人都配合得很好。莊仲維的角色從短片過渡到電影,卻依舊刻畫立體且不矯情,舉手投足的細節都拿捏剛好;而張順源本身就可塑性強,任何角色到了他手裡幾乎都能完整消化。兩人無論是獨立戲份或對戲,都展現出非常濃厚的戲感。

他們演活了,其實電影節奏的一些小瑕疵也不算什麼了。尤其最後一幕,他們走在清晨的富都巴剎,長鏡頭順著他們閒話家常的背影,讓對白取代表情時,我莫名聯想到《分貝人生》的最後一個鏡頭。

同樣是長鏡頭,一個是正面,一個是背影;一個是茫然的無聲,一個是釋懷後暢談。都有相同與相異處,但都處理得高明且戲味盎然。

真希望以後都能看到如此好看的大馬中文電影。

話說,其實電影最觸動我的,反而是上字幕時的真實畫面。尤其當真實的哥哥出現時,他那掩飾不住的興奮,不顧他人眼光而不斷專注講解自己的專業時,讓我想起了一句話。

“ 自閉症者都是上帝在人間隱藏的鑽石。他們一發光,全世界都為之傾倒 。”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Ralph Breaks The Internet》

r_ralphbreakstheinternet_header_ddt-17403_08ef6d92

《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》談友情。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,還有人與時代的牽掛。

這部電影讓我想起《Toy Story3》,同等的革命情感,不同的告別方式;同樣透過玩具,投射出真實人生的經歷,卻因時間的不斷推前,面對著時不予我的情感切割。

它也有《Ready Player One》的影子。不同的是,《RPO》將所有舊時代的作品,統統打包上車,透過一輛與時並進的時空穿越車,將所有事物公平歡樂地載向未來。

基調樂觀,對時間毫無惋惜之意;彷彿是出自科學家的手筆,對未來的想像畫滿絢麗。

《RBTI》則像是文人創作。縱然對未知並不悲觀,但對時間的流逝敏感;在朝著看毫無落日、24小時都像不夜天的多元科技時代前進時(正好暗喻著城市高速發展造成的夜晚燈害),它更在乎回首過去的姿態。

尤其當主角Ralph最終戰勝心裡的黑暗面,懂得尊重Vanellope的意願,並了解放棄才有成全的快樂時,再對上最後雙方面對的不同場景——Wifi與投幣的對立,毫無規矩與井井有條的工作態度,還有各自不同的時間軸。

ralph-breaks-the-internet-2

所以,當最後一幕從遊戲機場慢慢淡出,從特寫畫面退至大遠景時,整組鏡頭與其說是遊戲機場的告別式,不如說是整個20世紀的落幕。

但這落幕也不至於完全哀傷,這點從Vanellope闖進迪士尼公主群的包廂時就可看出。

當所有公主褪下原本動畫的標誌性服裝,換上了現代便服(有些還透露著Metoo的暗示),這種設計不僅是高明的自我顛覆,自嘲之餘又能趁機將所有角色改頭換面,隨著時代演進而順勢多了時髦感。

能自嘲又能不忘增添新的附加商業價值,迪士尼就算再忘不了舊時代的風光,卻依然能隨著時代的前進而順勢再創價值,關於這種商業與藝術價值的平衡感,讓人不得不對這家百年品牌老店鞠躬。

3441133-trailer_ralphbreakstheinternet_20180920_site

正確來說,這部動畫要面對的觀眾,其實是出生於70及80年代,成長於90年代的小孩。裡頭幾乎一半的角色、對白與場景,甚至是裡頭選來的各種插曲,都是幾乎與那時代有關。

沒有那時代記憶的,看的或許就是純粹的故事與畫面樂趣。但若曾經歷過那年代的各種動畫電玩,看這部戲絕對就是一場淋漓盡致的解碼遊戲。

瞧,這一段在暗喻邪不勝正。看,那一段在調侃封建女權。

就這樣,在這場精彩的拆解遊戲中,就算避不開時間的淘汰,我們至少仍可用笑聲為舊時代好好告別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荷蘭大叔

38

你來馬來西亞度假嗎?我問。

不是。我從沙巴轉機過來,現在準備飛去荷蘭他說。

噢,所以你沒在馬來西亞逗留遊玩?我語氣露出一絲遺憾。

我一直都在這邊玩啊。他笑著回應。

我望著身邊這位大叔,聽口音應該是歐洲人。白髮蒼蒼,身材魁梧,卻掩不住駝背,看樣子應該有60幾歲。這把年紀,就算再逍遙嬉皮的西方人,也應該……玩不太動了吧?

他讀懂我的疑惑。未起飛的機艙內低鳴著嗡嗡聲,他仍微微欠了欠身子,開始比手劃腳,暢談這幾年的第二人生。

他是荷蘭人,與太太已退休,擁有三個孩子,都已各自成家。聊起荷蘭生活,他覺得安逸寧靜,但一成不變,淡而無味。某天無意見看到馬來西亞的第二家園計劃,遂與太太飛過來瞧瞧。

原本抱著旅遊心態,沒想到一抵達仙本那後,就一眼愛上那個靠海的小鎮。

“待了幾天後,我們覺得這個地方實在太完美了。後來才知道,Semporna在馬來文就是完美的意思。這彷彿就是上帝給我的暗示。”他兩眼彎成月。說起仙本那,彷彿在談到鶼鰈情深的愛侶。

飛回荷蘭後,他立即辦理相關手續,並在仙本那買了一間房子,從此就決定與太太在那裡度過餘生。

這趟飛荷蘭是要處理一些事,大概幾天後就回來,因為老婆還在家。他的嘴角掩不住笑容,“住在仙本那3年多,離開一下都不太捨得了。而且除了那裡,馬來西亞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。”

你們為何那麼喜歡馬來西亞?還有,仙本那不是有海盜嗎?難道你們不擔心?我止不住地好奇,連串發問。

他皺了皺眉,盯著我看了一會,似乎難以置信這個問題從一個馬來西亞人口中說出,但最終還是耐心回答。

在我看來,這裡真的很漂亮。無論是海邊、高山與熱帶雨林,都有種原始的美麗。人民很熱情,食物選擇多又好吃。”他停了一下,“至於治安嘛,雖然偶爾聽說一些新聞,但至少我還沒遭遇過。況且哪個國家能完全安全?自己當心點就好。

整個航程12小時,我們聊了不同話題,交換各種看法。下機分開後,唯獨對他愛上馬來西亞的深厚感情念念不忘。甚至在荷蘭各地待了好幾天後,他的話仍不時盤旋在耳。

對我來說,荷蘭不是歐洲生活素質最好的國家,但比起亞洲各國來說,夢幻指數仍遙遙領先。

公共設備先進,生活步伐悠哉,人民收入優渥,社會和諧自由。有“全球最漂亮村莊“美譽的羊角村,有濕地風車的田園風光;有讓文青可沉澱整天的宏大博物館與梵谷美術館,也有可放縱的大麻咖啡館與紅燈區。

這些幾乎是我們東方人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,但這位荷蘭大叔寧願飄洋過海,與太太搬到地球另一個生活水平較低的國度。在我看來不可思議,他卻每天享受新生活,開心知足地經歷一切新鮮事物。

或許,這是東方人世界觀的盲點。當我們常以西方觀點衡量一切事物,從民主價值到審美觀都跟隨歐美的腳步,卻忘了腳下早已有許多美好的事情正發生。

所以,當外國人迷戀東方人的丹鳳眼,沉迷於中國功夫與禪學的玄妙,甚至不斷探訪東方世界,只為了追尋遠古世界留下的歲月遺跡,那種痴迷感,說穿了與東方對歐美的浪漫想像是同個本質。

或許,人生最終的追求不在這些世俗定義的美好,而是擺脫外在束縛,臣服於心中的理想,再勇敢追求圓夢。能活到如此逍遙,自然也會像荷蘭大叔般,獲得最純粹無慾的快樂。

張貼在 旅遊手記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Truth or Dare》

WEB-34

青春恐怖片是美國每年暑假檔都會出產的類型片,過往也曾製作過叫好叫座的系列電影,包括《Scream》、《I Know What You Did Last Summer》等,甚至去年的《Get Out》還入圍奧斯卡最佳電影,足以證明這種片型在市場不僅有基本盤,甚至還能隨著時代演進,加入種族歧視與社會暴力等元素來豐富劇情。

去年製作過《Get Out》的Blumhouse公司今年延續低預算驚悚片路線,推出世界各地都常玩的“真心話大冒險”題材為主的《Truth or Dare》,但執行力眼高手低,無法玩出驚悚外,劇情破綻也多,導致投入感欠奉。

故事講述一群年輕人到了墨西哥度假後,遇到陌生年輕男子邀約,玩了真心話大冒險後遇到的恐怖遭遇。儘管故事題材原本就超現實,但是編劇在描繪劇情時,一味只注重營造血腥殘忍的下場,忘了人物性格與故事環環相扣的合理性,最終成了只能刺激感官且意料之中的連環慘案,卻無法添加真實性,淪為走出戲院後過眼就忘的爆米花電影。

MV5BMTc0Nzc2ODY0Nl5BMl5BanBnXkFtZTgwODI4NTk0NDM@._V1_SY1000_CR0,0,1762,1000_AL_

這類電影最常犯的毛病是開頭懸念營造出色,但隨著電影真相逐漸浮現,說服力也每況愈下。尤其中段病毒式遊戲一再重複後,觀眾大致上已猜到劇情輪廓,但張力無法隨著劇情而提高,最後過多的血腥與暴力只會增加觀影的不耐。

扣除不合邏輯的故事外,電影還是有些優點。導演Jeffrey Clark拍過《Kick-Ass 2》、《Non-Stop》等血腥動作片,處理動態的鏡頭仍有好看的節奏感,尤其在營造面對詛咒後的緊張感時依舊沒問題。不過在處理文戲時就顯得吃力,對白說得矯情外,不時莫名賣弄的情色元素也顯得多餘。

可能這是投資方為了市場考量,但這樣處理反而阻礙了劇情的流暢度,質感也間接扣分。

在角色設定方面,由於目前亞洲市場越來越廣,因此電影也安插一個東方臉孔,甚至死法也相對溫和,若熟悉好萊塢目前全球操盤策略的人肯定會心一笑。

MV5BZTk5YzgwNmQtYTA3Ni00MzVmLWJiYzgtMWY5MjYzNWJlOWEzXkEyXkFqcGdeQXVyNjQ4ODE4MzQ@._V1_

演員方面找來目前正崛起的Lucy Hale與Tyler Posey擔任男女主角,或許兩人都是電視劇出身,雖然也有些電影演出經驗,但大熒幕的演技仍顯得浮誇稚嫩,相比之下,其他配角反而更恰如其分。

電影結尾部分想要製造一種病毒式恐慌傳染效果,但礙於整體敘事手法不出色,故事精彩度甚至遜於預告片的懸疑感,加上特效操作有低廉感,片商原本有續集的打算恐怕就此打住了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