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Brighburn》

“ 如果超人是邪惡的,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? ”

《Brightburn》以這種創作念頭,拍出了 “ 黑化超人 ” 的故事。先不論電影執行結果為何,單是這樣的動機,我會特別加分,至少為這幾年極度氾濫的超級英雄電影中灑下一絲甘霖。

這種黑化的意義與《Deadpool》或《Venom》都不同。《Deadpool》儘管與傳統的超級英雄形象不同,浪蕩浮誇、滿嘴穢言,但最終關頭仍仰賴正義的觸覺行事;《Venom》在漫威的漫畫裡定義為反派,但去年上映的電影裡並沒有著墨任何邪惡因素,反而用大篇幅去描繪猛毒與男主角共存的過程,無論在劇情或精神意義上都沒宣傳廣告形容的 “ 不良 ” ,最終依舊逃脫不了這種類型片的英雄塑造方程式。

《Brightburn》至少就勇於打破這種僵局,在劇本發想上做了上述大膽的假設,進而從大家耳熟能詳的超人起源故事中,發展出一條南轅北轍的新方向。

這大膽的處理並非在於男主角的個性描繪或黑化過程,而在於結尾的處理。編劇並沒有婦人之仁,掉入敘事僵化的陷阱,讓一個擁有超能力的撒旦最終受到親情感召,懸崖勒馬走回正道;反之,男主角在 “ 尋求自我 ” 與 “ 改邪歸正 ” 的選項上,毫不猶豫地歸屬前者,看起來似乎違背常理,轉折處也有點粗糙,卻也拉開了超英A級片的新視角。打破類型片套路外,也更符合當下自媒體時代的核心意義。

因此,開放式結局看起來讓人措手不及,但各種拼湊式媒體畫面,配上Billie Eilish的《bad guy》,讓電影潛在主題凸顯,定調在實驗性質的韻味也徒增,並巧妙地把前大半段的劇情瑕疵給抹粉掩蓋。

沒錯,要不是結局的反差處理,電影的分數並沒太高。無論是人物性格的塑造,或者是劇情轉折處,描繪都略顯平凡。尤其在角色的個性上,儘管是比對超人電影的模板刻畫,但仍顯得過於平板,角色無法順載著劇情熠熠生輝。

前半段的劇情節奏也稍顯僵硬,幾乎每段轉折都變成恐怖片常有的恐嚇套路,而小男孩的演技也不夠靈動,一旦到了群戲就感受到剪接師的後製壓力。

不過,血腥鏡頭一點也不客氣。或許為了對應黑化的效力,電影在描繪各種死亡的面貌時都異常殘忍,並且在各種謀害的鏡頭上打破類型片的傳統意念(尤其是父殺子或子殺父),這點還是讓人驚喜。

電影也處處埋下與《超人》電影對應的符號,有些略顯刻意,但有些令人會心一笑,尤其最後的弒親鏡頭,凸顯了試圖毀滅舊片與重建意義的意圖,甚至在 “ 重建 ” 上,實際上也並沒設下任何 “ 有意義 ” 的意義,這樣的處理對好萊塢來說,也算是小破格。

單就這樣有種的顛覆方式,作為第一次執導長片的導演來說,就算說故事手法還不夠純熟,也足以拿下中上分數了。

廣告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评:《US》

拍電影與變魔術很相似,兩者都會透過一些神乎其技的花招,端出眼花繚亂的精彩表演,讓觀眾目眩神迷。

不同的是,魔術不需要解開真相,只需在舞台上完成表演,收穫台下的驚嘆與掌聲,就能功成身退;電影則不同,若只注重表演形式,佈下了許多以偽亂真的伎倆,卻沒法一一合理拆解,那最終只能淪為與魔術同溫層的娛樂品,而不能升格成更有價值的藝術品。

對我來說,《Us》有種魔術以上,藝術未滿的尷尬狀態。

到最後五分鐘為止,《Us》可說是執行完整度非常高的驚悚電影。所謂的完整度,從創意發想到電影名字,從劇本結構到分鏡圖,從場景到道具,甚至是從演員特質到舉手投足的細節等,都試圖站在比《Get Out》更遼闊的制高點,以全盤角度來打造一部言之有物的驚悚片。

這部片的確做到擲地有聲。80年代越戰後氛圍,融合聖經與天使數字的訊息,隱晦的種族分層意識,再到複製人失敗的科學實驗,短短的10分鐘開場,從電視機切到遊樂場,像是毫無相關的接續畫面,實則是暗藏著蒙太奇的對比訊息,讓觀眾見識到導演不只是要敘說一部驚悚電影,而是希望能涵蓋時事、種族、心理學及生物學等多種議題的劇情片。

從女主角一開始的遭遇,再到遇到複製人時的害怕,最終為了拯救孩子而使出的大復仇,這段過程中,懸疑與驚悚的元素相輔相成。電影迷離難辨的氛圍,瘋狂中不失寓意,成功牽引著觀眾的好奇心。

最厲害的是,故事的娛樂元素設計得到位,懂得巧妙地融入劇情細節,才讓原本是驚悚片慣用的伎倆,自動化為電影散發的情緒汁液,變得不刻意之餘,還成了裡頭荒謬的各種合理化舉動。

扣除剪刀的象徵式意義外,爸爸的追逐戰,女兒的奔跑廝殺,兒子的玩火把戲等,若剪開後放在其他驚悚電影,其實一點也不違和。可貴的是,導演Jordan Haworth Peele對商業元素拿捏得爐火純青。

自從《Get Out》好評如潮後,他更確定自己的驚悚電影定調,即透過一種詭異的“魔術氛圍“,把底牌留在最後的結局,如此就能讓所有尋常的生活片段蒙上一層霧。那就算是一般的商業設計橋段,看起來也比別人多升了幾級。

所以,無論是剛開場莫名安逸卻有股茫然的情緒,到進入片頭字幕時,對著白兔實驗籠子慢慢拉闊的鏡頭,配上多人重唱的詭異配樂(暗示了怪異複製人的節奏),這些都凸顯了導演高人一等的調度能力。

而電影中隱藏的許多謎團,若收尾安排得好的話,那這部片肯定會成為名流千古的新式驚悚片範例。只可惜,最後一個鏡頭對我而言處理得不好,即女主角轉頭對兒子笑的鏡頭——若她只是凝望兒子卻不笑的話,留下更隱晦的暗示的話,那之前所有懸而未決的問題,才有了更開放式的想像。

在觀影中產生的問題包括,複製人是如何通過重重的地下道,走上地面的?如果複製人是根據地面人的行為而活,那當中破格的“革命“因素為何?從小被抓走的女主角,被解綁後應該不會仿照複製人的生活才是,那她之後為何還必須依據被掉包的行為而活?

最大的問題是,重重往下延伸的地下室設計,深度已經是超越那個年代的設計想像,而手扶梯竟然還能操作,這完全是睡夢中才會發生的事。

而在片尾中,翻閱層層森林俯瞰的畫面,其實看起來就像腦袋的多重皺折,所以若電影暗地裡要講述的是對應青春期人格或暗黑潛意識的議題,我反倒覺得上述不真實的場景與劇情都能成立。

可惜,最後一個畫面,篤定了導演只是想鎖定在複製人的議題,安排前面那麼多的符號假設,到最後卻只是對應這個焦點。這個焦點卻也成了邏輯上最大的失誤,即那個笑容只是透露了女主角的複製人身份,少了更多人格分裂之類的推測。

這種封閉式的處理,讓電影的真實度立即瓦解,導致電影成了一部能催化腎上腺素的娛樂片,卻無法打造成從氛圍、邏輯到寓意都一脈相承的藝術片。

無論如何,導演的電影掌控技能仍精彩,鏡頭與配樂依舊出色。尤其是前者,幾乎每個分鏡都隱藏著複製人的訊息,而女主角最後與複製人打鬥那段,無論是畫面或帶出來的科學與行為模式反思訊息最強烈。

演員更不用說,Lupita Nyong’o有望入圍明年各大影展的女主角獎項。但少了邏輯的擲地有聲支撐,讓裡頭各種行為淪為虛有其表的行為藝術表現,算是這部精彩電影的最大遺憾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奇妙的家族》(The Odd Family: Zombie On Sale)

喪屍咬人還能咬出新意嗎?

當然還可以。看看韓國電影《奇妙的家族》(The Odd Family: Zombie On Sale),劇本逗趣瘋狂,角色性格立體,加上融洽配合的鏡頭與剪接,讓這部喜劇喪屍片趣味橫生。

這幾年,喪屍題材幾乎被拍得氾濫。除了美國的《Warm Bodies》及日本的《一屍到底》算是見新意外,就連《屍速列車》充其量也只是將西方慣用的拍攝方程式換個場景來拍,緊湊有餘,創意不足。

《奇妙的家族》的製作團隊肯定也有這種自覺,知道若一味血腥恐怖,恐怕怎樣也追不上太多珠玉。因此,劇本上既然逃離不了喪屍的人咬人特性,倒不如將計就計,把這個特性注入黑色幽默元素,進而讓劇情從此妙趣展開。

我喜歡這種故事基調。一名喪屍誤闖入某村莊的小家庭,沒想到血液中的某種特質,反遭到這家人利用,繼而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事。

裡頭最有趣的設定在於“咬”。對於喪屍的基本“人設”而言,總是對咬人永不嫌累,而且只要是有溫度有血漿有肉體,就會盲目地撲上去。也就是說,過往喪屍的攻擊設定基礎為純“觸感”。

但這部電影很有趣。喪屍的“咬”不再是對人肉的飢渴,而是多了視覺與味覺的慾望。因此,猶如人腦形狀的菠菜成了啃咬的替代品,猶如血漿的番茄醬也不例外。

就算被拔掉了牙,但喪屍依舊在毫無止境地啃咬過程中獲得滿足,猶如牙牙學語的嬰兒,嘴裡有著一股莫名的充實感後,才找到撫慰心中慾望的力量。

這種意象的表現手法,算是顛覆了過往對喪屍片平板刻畫的印象。再來,被喪屍咬了之後,身體並沒有立刻同質化,反而是透過細胞突變而回春,這樣的設定看起來荒謬,卻又不失邏輯,奠定了整部電影黑色幽默調性。

劇本走向脫離類型電影的框架,角色塑造上也趨向極端個性化。每個角色描寫幾乎都沒有漸層描繪,反而呈現的都是單一強烈的個性。這種刻畫方式套入在荒誕的劇情中,讓電影有種討喜的漫畫感。

但處理最好的還是攝影與剪接,而這都是歸功於高明的場面調度。

就拿開頭喪屍與狗的互動好了。在幾個對峙與追逐的片段中,其實這幾場戲都沒有對白,但憑靠著幾組簡單鏡頭的對剪,不僅輕易地營造出搞笑的戲味,還側寫出角色的個性特質。

同時,在小妹帶著喪屍前往菠菜田的片段也處理得非常好。在那短短5分鐘,表達了超多的訊息——小妹的暗戀情緒、喪屍的啃食慾望、村里的經濟規模,還有大哥保護家人的心態等,配上爵士插曲及慢鏡頭,這個片段展示了融合技術與情感的高度執行力,作為第一次執導就有如此高明的處理,李珉才的下部作品令人期待。

當然,本片也不是沒有缺點,有些地方的描繪還是稍顯草率,為了營造戲劇效果而犧牲一些邏輯。但這些都不足以構成硬傷,因為開場時喪屍戲劇性爬出來的呈現方式已暗示觀眾——這非典型的嚴肅驚悚電影。因此,與其不斷在邏輯中打轉,倒不如隨著導演營造出來的黑色幽默氛圍,輕鬆地隨著喪屍的怪趣經歷大笑。

還有,演員之間的化學作用,也彌補了這部片有點虎頭蛇尾的銜接問題。無論是資深的金南佶、鄭在咏或嚴志媛,或者是年輕的李秀卿或鄭家藍(剪完頭髮時一看還以為是金秀賢呢),每個人都把角色個性發揮得很鮮明,甚至不斷在角色上設計專屬小動作。

人鮮活了,就算剪接再差,電影也不會難看到哪裡去。

若真要挑剔,電影的海報設計師真的該拿去打槍。無論是角色個性或色調處理,都與實際的電影風格格格不入啊!

還是說,這是導演故意要設計成預期落差的荒謬感呢?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Cold Pursuit》

《Cold Pursuit》絕對是開年來看得最開心爽快的作品。

劇本生動有趣,故事轉折充滿驚喜,對白處處讓人會心一笑。整部電影黑色幽默到底,彷彿是Quentin Tarantino上身,狂放不足,但幽默絕對更有餘。

這是挪威導演Hans Petter Moland進軍好萊塢的首部作品,翻拍自他在2014年執導的挪威片《In Order of Disappearance》。

我先看了《Cold Pursuit》,一看喜歡得不得了;後來找回前作對比,發現兩者同質性高,劇情架構幾乎雷同,標誌性鏡頭也保留,就連一些幽默細節及場景都沒更動。嚴格來說,只有人物性格與種族塑造有異,其餘部分代入感無違和。

故事很簡單,一個剛獲得榮譽市民的鏟雪車司機,卻因為兒子突然離奇死亡,讓他決定追查真相。沒想到一心一意的復仇行動,卻意外激起更大的紛爭。

電影最好看的部分是人性,每個人物都善惡兼具,性格複雜,且反諷力足;就算劇情沒多大推演,單看角色對戲,說著雙關意味重的對白,就足以感受到電影好玩瘋狂的生命力。

例如,主角想要以牙還牙復仇,誰知綁架仇家的兒子後,對後者的一切待遇更甚親生兒子;販毒黑社會老大脾氣暴躁殺人不眨眼,卻又極度講求超健康飲食,連兒子的三餐都要控制糖分。

除了角色設計反差性大外,劇情也處處讓人莞爾失笑。開始電影還沒如此好玩,前二十分鐘的鋪陳部分,像是典型好萊塢黑幫片敘事模式。嚴肅不苟,敘事線條生硬,讓人以為之後會展開一段毫無驚喜的血腥暴力戲碼。

沒想到畫面的確暴力,但更多時候伴隨著黑色幽默。

從主角立誓要為兒子報復後,一開始殺人畫面粗暴直接,讓人硬生生感受到視覺衝擊,但隨後每次的殺人手法都沖淡殘暴手法,反而注重在意識上的聯想,之後還故意配上特殊的死亡哀悼畫面,暗喻高明又風趣。

演員出場序也打破一般電影的慣用模式。電影有四條主線,但導演並非一開始就先打開牌面,讓觀眾先了解完整佈局,反而是採取漸進式揭盅手法,慢慢導入各種角色。

這種方式有個好處,即能讓看過再多電影的影迷,也無法在一時半刻知道電影的走向。因為角色數量不明朗,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誰還藏在劇本後。所以當劇情慢慢展開,觀眾依舊還能保留好奇心,像是一隻被誘餌牽引的貓,甘心跟著鏡頭的蔓延持續看下去。

在角色設計部分,導演更是狂想得毫無節制——一邊白人黑幫老大與印第安女人的婚姻失敗,另一邊退隱江湖的黑幫分子卻瘋狂愛上潑辣的越南女人;雄赳赳的黑幫分子,暗地裡擁有斷背情;狂放不羈的印第安人,卻又不時擁有天真幼稚的一面。

就連最正義的女警,為了拿到重要情報,私底下也會耍一些下流手段。在這部背景為白茫茫的雪山電影裡頭,每個人卻都不是那麼潔白純潔,人性陰暗面對比皚皚白雪,這或許是導演遭就設定好的黑色幽默基調。

若要說純潔,恐怕只有裡頭唯一的小孩。導演把他設計成一種超反常的純潔指標,黑幫家族出生,從飲食到個性都零污染,甚至在學校被人霸凌到被綁架,他都沒有展示出攻擊的面向。

但他卻是混血兒( 父親白人母親印第安人)。就算個性再純潔,他在血統上依舊不夠白。這或許也是導演頑皮的玩笑。

但最幽默的是配樂。以印第安民族樂為主,每首配樂的旋律卻故意演奏得有點荒腔走板,並故意採用許多半音,導致原本嚴肅的殺人丟屍畫面也少了殘忍,多了莞爾;偶爾的慢鏡頭更像是催化劑,提升了荒謬感,讓電影滿溢著無法言喻的笑意。

演員方面都選得精準。Liam Neeson再演最強老爸,但這次有了劇本厚度幫助,就算維持一貫演出,卻猶如龍袍加身,多了厚實的鎮壓氣勢。

但演得最好的還是Tom Bateman,他的行徑瘋狂殘暴,卻又有種天然呆,對比原版的挪威演員,他把這個角色塑造成更多層次,暴躁中不失討喜。若沒有他,電影肯定失色不少。

當然,電影並非拍得完美,尤其前面的節奏略顯拖曳。但我反倒覺得這是導演故意留下的粗糙。也就是說,開場的沉悶是為了壓低觀眾的預期值,以為這又是千篇一律的黑幫復仇電影,等到觀眾以為是爛片後,才慢慢將好玩的元素一一丟進來。

這個60多歲老頑童還有著對電影的瘋狂,不談宿命談顛覆,尤其結尾經過一輪瘋狂廝殺後,主角依舊能全身而退。

我喜歡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廉政風雲 煙幕》

你有體驗過用眼睛看3D電影嗎?那你應該知道那種感受——熒幕上劇情依舊,但總有些片段模糊不清,偶爾低像素,偶爾有疊影。但就不好看。

直到戴上3D眼鏡後,再看回熒幕,才發現電影變得清晰,原本的模糊位透過3D眼鏡後,折射出更立體鮮明的視野。

看《廉政風雲 煙幕》就有這種感覺。這部電議儘管負評多,但我看完後覺得電影不差,反倒覺得只要把“鏡頭語言”與“配樂”戴上後,會發現很多地方其實值得細細品味。

單是鏡頭語言,我敢保證攝影有望入圍明年的電影頒獎典禮,因為幾乎每場片段都設計得精彩。

從一開始劉青雲與張家輝在房間的對峙鏡頭,劉青雲與林嘉欣分居的狀態,劉青雲與一班伙計在警局查案的過程,劉青雲與方中信在辦公室的對話,再到林嘉欣與張家輝在澳洲的相處等,劇情看似推演滿,實際上畫面早隱藏許多推敲訊息。

尤其一幕劉青雲在方中信辦公室被質問時,從踏進去時的拉背鏡頭,到劉青雲靠在門口時,另一扇門倒映出他的另一邊沮喪的臉,這些鏡頭設計其實都吐露出主角的心理狀態。(另外,電影也有意無意用“煙霧”來代入不同場景)

可以這麼說,這部電影許多對白,很多時候已透過鏡頭暗示說出。而這些功力,其實也是導演麥兆輝從《無間道》到《竊聽風雲》時已經擅長的。

只是到了這一部,他選擇了壓低更多的對白,加強了鏡頭敘事方式,所以才會被許多人認為劇情交代不清,人物性格塑造不夠,但我並沒覺得有這種問題,反而對他這種自我挑戰的精神拍掌。

而配樂也是另一道輔助敘事的武器。這次找來了泰國配樂師,在配樂上明顯與港產片的套路不同。至少在懸疑營造方面,多了更多罕見的樂器與運用方式,至少區分了同樣也是懸疑元素的《竊聽風雲》片種,也讓這個新三部曲有了新的標記。

平心而論,電影以三部曲形式拍攝,改編自真人真事,在劇本上支線龐大。對我而言,電影主軸抓得清晰,從詐騙案的開始到內情推理都步步為營。懸疑不失邏輯,而且能把洗錢過程拍得深入淺出不簡單。

雖然很多人認為劉青雲與林嘉欣的感情線突兀,但我反倒這條支線處理得挺好看,至少他們倆於公於私的關係角力,點綴了電影不一樣的風景。

若真要說最大的瑕疵,或者就是反派的營造有點不夠深刻,尤其大魔王吳浩康的每次出場節奏與電影格調不搭,浮誇行壞也與其他人的壓抑沉穩構不成同等對比。

對於麥兆輝與莊文強(監製)的組合,我還是挺有信心。看得出麥兆輝這次在場面調度下很大功夫,力求不抓鏡頭與空間感的關係,而且剪接到運鏡也配合很好,這些技術執行甚至都追得上《無雙》。

就算不看這些,看劉青雲、張家輝與林嘉欣也值回票價。但出彩的是何遠東,每次出場都搶完戲,性格塑造鮮明,且他善於用許多小動作來補強情緒,明年頒獎禮的男配角提名絕對少不了他。

《廉政風雲:煙幕》真的非爛片,前提在於你有多少耐心去分析鏡頭語言與配樂的用心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王子眼疾》影評:《新喜劇之王》

姑且不論結局有多少種猜測,就創作核心概念而言,《新喜劇之王》絕對是周星馳自《少林足球》後,從劇本結構、人物塑造到寓意空間完成度最高的作品。

甚至要說難度最高,我也無異議。

無論是80年代的概念摸索期,到90年代的創作黃金期,周星馳前20年演藝生涯幾乎都以喜劇為主,而且創作點子與手段信手拈來,順勢開創“無厘頭”文化,也顛覆傳統喜劇的套路。

可以這麼說,“顛覆”是周星馳電影裡重要的創作精神。要是沒有這些顛覆,他橫行江湖的招數早就被人拆台;沒有這些無預警的笑位,自然也不會逐漸成就他喜劇泰斗的穩固地位。

1999年的《喜劇之王》算是周星馳生涯的分水嶺。在他導演的電影裡,這是第一部以文藝片作為核心基調。故事內容幾乎是悲劇,喜劇元素只是點綴;而所謂的笑點,很多時候並非來自橋段,反而是來自演員的浮誇演出與對白。

這一改變,凸顯了周星馳在創作格局的企圖心——雖然已經掌握了喜劇的節奏,但在他心中,喜劇仍非正劇。就算收穫再多的掌聲,在觀眾心目中,始終只留下一抹笑聲,而沒有更深沉的反思重量。

因此,從《喜劇之王》開始,周星馳每部電影基調幾乎都轉為嚴肅。無論是《少林足球》、《功夫》到《長江7號》等,故事骨幹都不搞笑,只有在角色設計上才添加笑點。這樣的創作方程式延續至今,因此將《新喜劇之王》與《喜劇之王》列為星爺創作的兩大悲劇並不太精準,嚴格來說,就連星爺最後一部演出的《長江7號》悲劇成分甚至不亞於兩者,只是後者成績差強人意,也讓裡頭要探討的低階人生意義被忽略。

之後的《西遊降魔篇》及《美人魚》,對我而言都眼高手低。星爺在這兩部片想展示更大的企圖心,希望透過虛構劇情,注入警世寓意。他當然不忘加入笑點,但或許這些片子拍攝重心已轉移至中國,大部分班底也以中國人為主,因此笑點設計變得綁手綁腳。

失去了港味,如同少了原味。故事鋪陳節奏也奇怪,或許是靠攏中國市場,少了在香港拍攝的熟悉與自信,很多時候敘事手法稍顯用力,彷彿在重新遞交名片提醒觀眾——嘿,我是來自香港的周星馳。我現在回到祖國拍電影,你們會接受我嗎?

當全世界當全世界都幾乎為周星馳蓋棺定論,貼上“江郎才盡”的封條時,看完《新喜劇之王》後,我覺得是時候拆下封條,還周星馳一個公道。

首先,要與自己拍攝過的經典對話與呼應,難度與原創一部電影來得高——要延續原著精神,卻不忘注入新元素;要打破觀眾超高標的預期值,卻又不能太遠離觀眾的期望,否則就會前功盡棄。

在重建與推翻之間不斷磨合,荒謬矛盾中又不失反思空間。這種創作的難度與高度,裡頭的平衡點拿捏一點都不容易。稍一錯手,不僅無法新的觀眾,還會流失原本抱著高度懷舊情懷的粉絲 。

慶幸的是,《新喜劇之王》找到了新的顛覆角度。所謂的顛覆,其實也只不過是在創作基礎撇除了《長江7號》、《西遊降魔篇》或《美人魚》的神怪元素,重新回歸到最原始的人性描繪,讓觀眾見識到再度接地氣的周星馳。

打造人物是周星馳的強項,而他也成功塑造各種鮮明的角色個性,並將它嵌入劇情中順利承載,讓觀眾能先認同角色後,再順勢投入劇情中。

所以,觀眾能同情如夢的遭遇,感受她父親嘴硬心軟的愛,痛恨她的渣男友與綠茶婊室友,生氣馬可的欺人太甚等,甚至就連電影裡頭的導演,觀眾也能感受到他的無奈與憤慨——這就是周星馳寫人物的魅力。

在劇本的結構上,起承轉合幾乎都沒太多硬傷。我反而驚訝第一版的預告片段中,大部分都幾乎出現在電影前30分鐘。這樣的操作手法有點風險,尤其當觀眾發現觀影感受與預告片不同時,若沒有更誘人的劇情,往往收穫失望多過驚喜。

幸好,前半段搞笑的元素過了,後半段的感性戲碼竟能無縫接軌。這要多虧女主角鄂靖文的演技,她從一個不放棄夢想的樂天臨演,最終變成一個甘心接受命運的女子,每場演出都拿捏到位。演出不尖銳,但總能絲絲地牽連每場戲。

相比王寶強,我始終覺得他的演出是為電影拉低一些分數。儘管前半段的角色塑造本來就要犯眾憎,但他過去飾演太多雷同個性,每次都外放浮誇,這次的確達到故事要的討人厭效果,但這非演技使然,反而歸咎在本色扣分。當然這很主觀,我只是猜想,若換成《西遊降魔篇》的文章來演,加上對比他過去幾年的機遇,效果會否更理想。

另外,周星馳不僅在劇本與對白上與舊作呼應,在鏡頭與配樂也隱藏不少懷舊訊息。從《少林足球》、《功夫》、《賭俠》等,對周星馳熟悉的人絕對會對裡頭許多細節設計會心一笑。

對我而言,這些並非炒冷飯或消費情懷。由於這部電影很踏實在講述追夢的故事,女主角與《喜劇之王》時的周星馳除了在職業上雷同外,其他如家庭背景、遭遇到感情等都不一樣。

兩者要表達的核心也不同,《喜劇之王》依舊仰賴周星馳的演員魅力在撐場,很多時候的小人物遭遇觀眾都不會過度投入,反而只會放大裡頭的荒謬情節;《新喜劇之王》採用素人,反而讓觀眾能放下演員熟悉感,回歸到看電影的初心,融入在一部悲劇人生的描繪。

因此,最終女主角是否有得獎或去世,對我並沒意義。無論是真實或發夢,至少電影前半段傳遞的悲傷宿命訊息已經深植在我心中。

還有,我其實最喜歡她與另一名有錢臨演李洋的互動,尤其兩人道別時那一刀未剪的兩分鐘鏡頭,真摯得發光。我想,周星馳會安排這樣的一場戲,心中恐怕也曾有過同樣的悸動吧。

這是我喜歡的周星馳。他不寫喜劇,他寫戲。

張貼在 影評 | 標記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《女友》雜誌旅遊專欄:特工的高山秘密基地

米倫是個被低估的瑞士旅遊勝地。

就算不說山上曾被007電影取景的旋轉餐廳,單是小村落本身有種遺世獨立感。擁有現代設施與商店飯店,開發成熟度剛好,但人潮相對不多,且抵達的遊客大都是尋求安寧。

因此,街道上幾乎很少足跡,大多數人都選擇去附近的戶外活動。擁擠度零,空氣與舒適度滿分。

要抵達米倫的過程似乎就是個超級神聖的儀式。我與朋友先抵達著名的瀑布鎮勞德本納,然後先是要搭纜車,再乘搭一個兩個車廂的小火車慢慢駛入村莊。

小火車的窗口半截,我趴在窗口,一邊感受微涼的風撲面,一邊享受雪郎峰的壯麗風景。偶爾能俯瞰勞德本納的瀑布景色,不時還會看到乳牛在草原悠哉吃草。整個車程像是搭上童話列車,正前往一個神秘漂亮的桃花源谷。

隔日,與導遊會面後,我們便乘搭纜車前往雪朗峰的Piz Gloria旋轉餐廳上。一抵達餐廳,滿眼皆是詹士邦第六系列電影《女王密令》(On Her Majesty’s Secret Service)的電影劇照與周邊商品。我雖然並非典型007迷,但看到這部1969年拍攝的電影相關物品出現時,還是莫名感到興奮,並立即拿起手機拼命打卡拍照。

過後,我在餐廳裡找到傳說中的意大利氣泡酒普羅賽克(Prosecco)。這個氣泡酒有幾種選擇,有的偏酸,有的帶甜。

我選擇後者,一喝之下:好!

口感順滑,酒精濃度剛好。喝了幾口後微醺,看見窗外不斷360旋轉的角色,真有種在雲端當神仙的逍遙感。

之後,我們便走到戶外的觀景台拍照。站在那裡,心曠神怡,整個身心開懷舒展。但導遊說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景點,遂走到餐廳另一側,指示我們從左望到右。

“ 看,這就是著名的艾格峰(Eiger)、僧侶峰 ( Mönch ) 和少女峰 ( Jungfrau ) 形成的天然壯觀景致。然後那邊可以連接到勃朗峰(Mont Blanc)和黑森林,嘆爲觀止吧?” 她說這就是瑞士最著名一望無際的天際線,語氣中藏不住驕傲,我也只能不斷點頭。

因為眼前的鬼斧神工太過震撼,每座超過3千米的高山就這樣完整排列。“ 這就是世界之巔啊!” 我就這樣傻傻碎念著。

之後,導遊就帶我們搭到布里格(Brig),帶我們去體驗一個超驚險刺激的遊戲——極限漫步(Thrill Walk)。

這是挑戰畏高症的極限遊戲。從陽光樓台開始,沿著布里格山近乎垂直的岩壁,都打造了幾條底部透明的走道,包括有鐵格柵打造的繩索走道、玻璃透明走道、尼泊爾式步行橋、還有最後的鐵絲網爬行隧道等。

每個路段長達10至20米,若成功克服畏高往下看的話,絕對會體驗在垂直深淵中,感受到虛空般的全景視角。那絕對是嘆為觀止的感受,整個人似乎飄在懸崖環顧整個山間壯麗風景。

我彷佛有種成了特工的錯覺。

張貼在 旅遊手記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